致远软件 > 新闻中心 > 技术新闻 >

如何推进区域制造业数字化转型

制造业是一个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根基所在,推进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是实现制造业高端化、智能化、服务化、绿色化发展的重要前提。过去,中国的数字化革命主要体现在消费端,2010 至 2020 年全球数据总量呈现指数型增长,其中亚太地区复合增长率超过50%。当前,数据正在推动生产主体、对象、工具、模式、场所的全体系重构,数字化革命正从消费端逐步向生产端渗透。2020年我国工业数字渗透率仅为21%,而所有产品将在未来十年会不同程度地利用人工智能,其变革程度巨大。当前,各地应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方面主动布局,引领区域企业深化对制造业数字化发展内涵、方法、路径的认识,积极抢占制造业数字化发展新机遇。
 
  一
 
  各地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存在的问题
 
  数字时代,制造业数字化转型不再是一道“选择题”而是“必答题”,但各地政府及企业正面临“对颠覆程度认识不足、对变革速度心存侥幸、对投入成本估计过高”三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对制造业数字化的颠覆程度认识不足。数字化变革推动下,制造业产品的价值来源正发生巨大变化,硬件价值不断下降,软件和数字技术价值不断上升。从上世纪60年代硬件价值占比为100%到现今的制造业价值体系中机械零件占比20%,电子器件占比30%,软件占比40%,数字技术占比10%,在数字化进程中,价值结构变化将越来越快。据预测,未来的价值来源将是机械零件5%,电子器件5%,软件20%,数字技术70%。硬件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将变成具备一定功能的外壳,而软件和数字技术将成为价值创造的本源和基础。因此,不做数字化转型的企业未来将会逐渐失去生存的空间。
 
  二是对制造业数字化的变革速度心存侥幸。制造业的巨大变革正加速到来,当前各种力量正争相抢占未来机遇。互联网巨头从消费逆流而上依托流量抢滩新制造,如阿里巴巴犀牛制造、京东京造等;传统制造业巨头深耕本底优势建立数字化平台寻求新突破,如海尔打造互联工厂生态系统,三一重工打造树根互联工业互联网平台;高科技公司挖掘工厂应用场景开辟新市场,如亮风台、发那科、新松等联合制造企业打造数字技术应用场景。未来5-10年,在平台型企业和高科技企业双面夹击之下,对传统制造业企业生存空间的挤压将越来越快,对此,不能心存侥幸,加速数字化转型是必须尽快启动的生存策略。
 
  三是对制造业数字化投入的财务成本和时间成本估计过高。生产端的数字化不是对消费端数字化的“平移”,二者最大的区别是消费端数字化连接的是高度智能化的计算机、手机,生产端的数字化连接的是各种数字化智能化水平参差不齐的设备、产品和系统,这决定了生产端数字化是非标准化且非一蹴而就的,但是企业自身主动转型定会优于迫于压力被动转型。已有一定信息化改造基础的企业可以在已有财务、产品、资源、客户等信息化基础上,加速利用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打通全链条的数字化进程;缺少信息化改造的企业可以直接借助大数据平台加速自身数字化转型,这是两条性价比更高更现实的数字化路径。
 
  二
 
  制造业数字化发展的未来画像
 
  制造业数字化发展颠覆程度巨大,交付成果、业务模式、研发流程、行业关系、团队特征等未来画像中的各项目标只有依托数字化才能实现,数字化是未来制造业发展的根系。
 
  一是交付成果从物理产品到优质体验。工业社会发展趋于成熟带来成果经济这一新的范式,科技进步提高了产品的互联性和反应的灵敏度,消费者市场和工业市场不再关注产品的获得,企业从注重产品功能开始向侧重产品体验转变,产品仅仅成为了一种交付设备,体验成为了真正卖点。大量优质体验创新正在各行各业发生,如洗衣粉品牌奥妙推出一款智能挂衣钩佩吉(Peggy),可以连接wifi和配备手机应用程序,通过计算天气数据提醒用户最佳衣服晾收时间来探索优质体验。
 
  二是业务模式从产品销售到“即服务”。随着产品的制造越来越定制化、智能化,“一切皆服务”逐渐成为未来成果经济的范式。设备与服务相结合是产品制造商普遍的业务模式,这些设备将产生大量数据,为丰富的使用情景奠定基础,从中衍生出基于服务的业务模式——“即服务”。软件企业是从传统以产品为中心的业务模式转型为“即服务”的先驱,典型企业如Microsoft和Adobe,其他行业也正积极探索,如法国轮胎制造商米其林把智能传感器嵌入轮胎,对产品的性能和生命周期进行检测和调配,从而将部分业务从轮胎销售转移到保障灵活安全的服务上。
 
  三是研发流程从线性模式到敏捷工程。在传统模式化的线性开发过程中,产品项目从构思到上市的各阶段都有固定步骤,这样的模式已跟不上数字时代中市场需求的急剧变化。当前,产品要尽快进入市场,团队要快速收集反馈、更新产品架构及软件组件,即时进行测试,并根据产品现实使用情况快速迭代,进而实现敏捷响应用户需求变化的目的。拥有全球10.5% 市场份额的全球最大家电集团海尔,为适应数字时代采取敏捷模式,内部几乎完全废弃了等级制度,每一个小单位都通过直接沟通和规划、高度去中心化决策、与终端用户团体直接双向交流等方式实现快速创新。
 
  四是行业关系从链条协作到生态网络。在数字技术的支撑下,企业融入生态系统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以往单一的上下游链条关系逐渐模糊,在生态系统合作伙伴的联合驱动下,打造和配置相应的专有智能互联产品和服务。融入生态网络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将产品设计成平台,如苹果公司创建生态系统式的开发者社区、通用电气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等;另一种是主动与领先平台进行合作,如沃尔沃先后与谷歌、优步的平台合作,极力将数字技术与汽车生产相结合。据预测,目前已有50%以上的大型企业以及80%以上实施先进数字转型战略的企业,正以某种形式创建平台或与平台建立合作关系。
 
  五是团队特征从线性组织转向指数型组织。数字化转型要求企业必须放弃严格线性的价值链结构、内部流程和等级,尽可能提高流程和团队的敏捷度,只有指数型组织能够为数字化转型提供保障,指数型组织管理扁平、流程灵活、人才跨界、客户融合,典型特点是快节奏建模调试、高速度循环试错,崇尚“失败-前进”文化。指数型组织直接表现形式就是团队小型化,研发支出居全球第一的亚马逊提出著名的“两块披萨”原则,即所有团队都不能超过两块披萨能吃饱的人数,如果项目扩大人数上升,也应将该团队拆分成小团队。
 
  三
 
  先发地区推进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经验
 
  一是佛山:以场景创新引领数字技术赋能制造业。佛山是全国唯一制造业转型升级综合改革试点城市,2021年7月,发布《佛山市推进制造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发展若干措施》,单个企业最高扶持1亿元,大力推进制造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将智造场景创新作为引领制造业转型的“小切口”,搭建企业数字化转型全链条服务体系,深度赋能装备制造、家居、新材料、照明等产业转型升级,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全力打造有影响力的智造场景创新应用高地。2021年上半年,装备制造、智能家居等产业的工业总产值均同比增长超过50%。打造差异化转型场景样本带动更大范围转型,佛山鼓励企业开展数字化智能化工厂、数字化智能化车间、工业互联网标杆示范项目、数字化智能化改造标杆示范项目等多类型差异化示范场景建设。通过开展银行贷款贴息、融资风险补偿、基金股权投资等方式,在资金层面支撑制造业企业广泛深入开展数字化智能化转型。
 
  二是上海:紧抓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突破口。2020年底,上海正式发布《关于全面推进上海城市数字化转型的意见》(下称《意见》),推动生物医药、电子信息、钢铁、化工、航空、航天、船舶、核电、汽车、能源等十大制造业领域进行数字化转型。帮助企业增效,推动设计、制造、服务的数字孪生,打造数字化设计、智能化制造、服务化延伸、个性化定制、网络化协同、经济化管理的企业标杆。服务双链增智,增强数据流,全面激活技术流、资金流、商贸物流,打造智能透明的产业链、供应链。服务生态增能,建设数字生态圈,打造数据、知识、算法资源池,让工业场景转化为经济数字化的沃土。
 
  三是苏州:建立完整的新型制造业体系。苏州坚持以智能制造引领产业发展,努力打造先进制造业集群,在智能制造发展环境、诊断服务、系统集成、工业互联网应用等领域都取得了积极成效。政策保障推动智能制造快速发展,先后出台了加快国家智能制造示范区、加强智能制造生态体系建设等一系列针对性政策措施,围绕培育系统集成商和技术服务商、建立智能制造创新体系、加快工业互联网发展、打造智能制造生态环境等5个方面细化扶持政策。开展诊断服务助力企业智能改造提升,推进智能工厂(车间)免费诊断工作,实施智能制造“十百千万”工程和“千企技改升级”三年行动计划,建立面向生产全流程、管理全方位、产品全生命周期的智能制造模式。
 
  四
 
  推进区域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建议
 
  制造业的数字化正在以势不可挡的趋势加速到来,建议各地引导企业尽快从以下几个方面找到数字化转型的突破口,抢抓新机遇,拓展新空间。
 
  一是开展数字化转型顶层设计。数字化转型是一项系统工程,更是一项需要立即启动但无止境的企业高质量发展之路,通过数字化的顶层设计,加强制造业数字化研究跟踪,从平台、政策、人才、场景、资金各方面保障数字化转型,释放政府支持数字化转型决心,给与企业开展数字化转型的信心,是区域开展数字化转型的首要工作。
 
  二是推进数字化应用场景建设。场景成为与成果转化、创新创业并重的第三种促进科技与经济融合的手段,能够极大加速前沿技术产业化落地,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和新产业新业态新赛道培育。各地深度挖掘企业转型需求,通过开放场景需求、搭建对接平台、强化政策支撑等,探索以应用场景引领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新路径。
 
  三是招引制造业新物种企业。制造业相关新物种企业都是资本追逐的对象,具有爆发潜力大、科技含量高、发展模式新的特点,是制造业数字化发展变革最新技术与模式的代表,不断招引制造业相关新物种企业,促进其与本地制造业企业开展合作,将加速优化本地企业数字化转型生态。
 
  四是打造数字化转型标杆企业。优选本地制造业龙头企业、隐形冠军企业等率先推进数字化转型,鼓励其通过平台打造、投资运作、创业裂变、场景创新等方式开展数字化发展探索,通过打造一批数字化转型标杆,引导全区形成争相开展数字化转型的局面。
 
  五是加强数字化转型培训。加强制造业领域数字化、智能化、绿色化、服务化等新趋势的培训,引导企业家科学应对数字化带来的冲击,鼓励企业自我革新和自我颠覆。引导企业家顺应数字化发展趋势,积极改进研发和管理模式,使企业快速准确把握市场变化,发掘个性化需求,建立数字化思维,提升创新发展能力。